相思兔🐰

✨↓↓↓✨请戳开

。。闭关修炼中。。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兔🐰

兔兔,阿兔,兔叽都可以啦

感谢你们喜欢这么糟糕的我。

有没有人愿意跟我一起玩…我特别菜什么也不会…(ノω・`o)直到100多级了才知道有在线奖励这种东西…QAQ

单机游戏太痛苦了(暴哭.jpg)

 â€œå–‚,安迷修。我说,这是我们第几次争斗了?”

“没算过。但是在下知道,这将会是最后一次。”

“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恶人了?”

“难道不是么,恶党。”

“哈哈哈哈…”

雷狮突然没理由地大笑起来。笑得喘不过气,双手捧着肚子,渐渐弯下了腰。身上的伤口大块大块地被撕裂,殷红的血像是地狱伸来的魔鬼之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漫上衣物,可身上人却像感觉不到疼痛似的,只顾哈哈大笑着。

安迷修觉得简直不可理喻,在心中默默骂了句疯子。

良久,雷狮像是笑够了,他直起腰抹了抹眼角的泪,原本清澈的泪水现在早已与血水混合在一起,露出了肮脏的红色。

“那就与我一战吧,正义的骑士先生。”

————最终之战————




社情预警


想看不服输的安安,怎么都不肯低下头。

但雷狮他是王,是横行奡磔的暴君,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他有的是办法可以让安迷修低头。

终是安迷修迫不得已,不情愿地低下头吞进雷狮的ju wu。面庞不自主地染上了se qing的嫣红,但双眼仍然直直地地瞪着雷狮,目光像犀利的刺。双眸里燃少年不服输的火焰。

雷狮一只手按着安迷修的头,把手埋进他不怎么柔软的发丝里,感受着少年青涩的迎合。高高在上的嘴角扬起了乘胜的笑。

近期摸鱼……🐟

我画画好丑…是我给13岁丢脸了(ノω・`o)

失声鸟(一)【雷安】


 ã€Œ8012年。人类和兽没有了生殖隔离,开始了杂交。繁育了人兽和兽人。

 

人兽∶人血统占主部分,大多表现为拥有兽耳/翼翅等的人类形态。

 

兽人∶兽血统占主部分,大多表现为可以直立行走的兽形态。

 

注∶人兽及兽人皆具有兽的体魄和人的大脑,但因未知原因,并未能发挥出人脑的真正智慧。

 

 

 

人类奴役着人兽和兽人,300年来一直如此。

 

但在8312年,人兽和兽人团结起来推翻了人类的统治。他们拥有更为强健的体魄。

 

人类沦为了奴隶,被迫缩小了领地范围……」

 

 

  é›·ç‹®å•ªå¾—一声合上了书本,仿佛一并合上了这几千年来的荒谬历史。一层灰蒙蒙的尘附在了这个破旧书架上。书架上书多得琳琅满目,都积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唯有这一本书一尘不染。泛黄的书页纸脚微翘,表示出书曾被多次翻阅。

 

  æ‚¦è€³åŠ¨å¬æ­Œå£°éšä¹‹ä¼ å…¥äº†ä»–的耳朵。歌声清脆,似是炎炎夏日的凉雨,沁凉的音律从头到尾地浸满了全身。就连同整颗心也随之一起律动。

 

  è†å¬è€…唇角上勾,背对着身后的[狂犬]和[毒蛇]发出命令:

 

  â€œæŠ“住他。”

 

  â€œæ˜¯ã€‚”

 

  ç«™åœ¨é˜´æš—处的卡米尔压了压自己的帽檐,望着充斥这整面墙壁的荧幕监视器。暖白的光冰冷地照着这整个房间,但却又空荡荡地无所去处。

 

  åœ¨è§å¹•çš„正中央,是一个正在歌唱的百灵鸟人兽。

 

 

 

 

Title:《失声鸟》(一)

Cp:雷狮x安迷修

Type:架空

Pay attention to:如果喜欢就请点赞支持,会继续努力哒!十分感谢大家的阅读!

 

 

 

「笼中鸟」。

 

 

——

  å®‰è¿·ä¿®æ›¾ç»è§è¿‡ä¸€åŒå¾ˆç¾Žçš„眼睛,那是一个人类的眼睛。

 

  ä¸¤ä¸ªæ·±ç´«çš„眸子像是黑夜中熠熠生辉的紫宝石,又像是璀璨星河,安迷修一个不小心,就跌了进去。

 

  ä¾¿å†ä¹Ÿæ— æ³•è‡ªæ‹”了。

 

  ä¹‹åŽå®‰è¿·ä¿®åŽ»è¿‡å¾ˆå¤šåœ°æ–¹ï¼Œè§è¿‡è®¸å¤šçš„人和兽,却再也没有找到那个人类,见到那双眼睛。销声匿迹了一般。

 

  ä¹Ÿè®¸é‚£æ¬¡é”™ä¹±çš„相遇,失神从树上跌下的少年,偶然路过的他,下意识的冲动,都只是一个意外。

 

  äººç±»å’Œäººå…½ã€‚

 

  æ€Žä¹ˆå¯èƒ½ï¼Ÿ

 

  â€¦æ˜¯å•Šï¼Œæ€Žä¹ˆå¯èƒ½ã€‚

 

  å°±åƒæ¯äº²å’Œçˆ¶äº²é‚£æ ·ã€‚

 

  çº·æ‰°çš„回忆缠住了安迷修的思绪。美丽的百灵鸟停止了歌唱。

 

  å¾®é£Žå¹æ‹‚过青绿色的草地,树叶轻摇晃。安迷修坐在大树粗壮的树枝上,映着斑驳的叶影漫无目的地环视着这片庭院。

 

  è¿™é‡Œæ˜¯å±žäºŽäººç±»çš„领地,是最靠近人兽和兽人领域的城市。十年前安迷修便是在这,在这颗苍老的大树下,接住了那个失足跌落的少年。不过听艾比说这里已经被一个人类大少爷买下。

   

  â€œä½ ä¹Ÿåœ¨ç­‰ä»–吗?”安迷修像是在问大树,但更似是在问自己。微风轻柔地回答了他,拂过了他的发梢,额前的碎发随风摇晃。

 

  ä»–已经等了十年了,再多等几年也无妨。安迷修抚着这棵和他并肩等待的沧桑老树,感受着从指尖传来的岁月的痕迹。

 

  â€œè¯¥èµ°äº†ã€‚”他一跃便轻巧地跳落到了草地上。“再待下去会被人类发现的。”安迷修张开自己棕黑的翅膀轻微扇了扇,准备飞回人兽和兽人的城市。

 

  è“¦åœ°ï¼Œç¿…膀好似被人用手抓住了。安迷修猛然回首,是一个蛇人兽正抓着他的左半边翅膀!

 

  ä¸æ„§æ˜¯è›‡çš„后裔,明明近在咫尺安迷修却感受不到半分气息。要是不回头甚至还分毫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å¸•æ´›æ–¯ä¸€åŒè¯¡å¼‚的花瞳半眯着,扬起了一个标准的职业笑容∶“安迷修先生是吗?我们老大找您有事。”

 

 

  å®‰è¿·ä¿®ç¡®å®šï¼ŒçŽ°åœ¨åœ¨ä»–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十年前他救下的那位少年。

 

  åŒçœ¸ä¾æ—§å¦‚紫宝石一般闪耀,璀璨星河中映出了安迷修的身影。他看见自己狼狈的跪坐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双手被一名犬人兽紧紧地牵制住了,勒出了淡红的印记。

 

  â€œæˆ‘叫雷狮。”他坐在酒红色的沙发上开口到,居高临下地看着。

 

  å®‰è¿·ä¿®æœ›ç€ï¼Œæœ‰ä¸€éœŽé‚£çš„失神。自己苦苦地寻找了十年的人,终于出现在了面前。他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雷狮。

 

  ä¸€ç§ä¸è¨€è€Œå–»çš„心动感如十年前的那一刻,迅速的蔓延了出来,似控制不住的海浪冲刷着他的理智。

 

  å¯æ˜¯ï¼Œä¸ºä»€ä¹ˆä»Žé›·ç‹®çš„眼中映出的身影里,帕洛斯在向他靠近?

 

  ä¸ºä»€ä¹ˆä»–听到了铁器碰撞的声音?

 

   â€œå’”嗒”

 

  ä¸€ä¸ªå†°å†·çš„东西附上了他的脚腕。

 

  å³ä½¿æ²¡æœ‰å›žè¿‡å¤´ï¼Œä½†å®‰è¿·ä¿®ä¹Ÿèƒ½ä»Žè¿™å†°å‡‰çš„触感中感受到,那是一个锁链。

 

“为什么?”安迷修原本清脆的嗓音此时竟有一些失控的嘶哑,他没有尝试着挣开犬人兽的牵制,只是跪坐在那,反反复复地追问着,“为什么要囚禁我?!”

 

  æ— æžœã€‚

 

  æ­¤æ—¶çš„安迷修多么希望,希望他认错了。希望雷狮不是那名少年。

 

  å¯æ˜¯é‚£åŒæ¹›ç´«çš„眼眸还是如刺一般地扎进了他的视线。

 

  å¡ç±³å°”从雷狮的身旁走了过来,拉起了坐在地上的安迷修,示意佩利放手。他晃了晃神,双腿打了个趔趄,大脑乱成了一片。“是骗人的吧......”安迷修自言自语地喃喃到。虽然就连他也不清楚自己指的是现在的状况,还是十年前的那个约定。不过,都已无所谓了。现在安迷修只觉得可笑。

 

  å¡ç±³å°”扶着神志有些失控的安迷修,走出了房间。

 

  â€œæ”¾å¿ƒï¼Œå¤§å“¥ä¸ä¼šå¯¹ä½ æ€Žä¹ˆæ ·çš„。”朦胧间,安迷修听到了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话语。他好像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不同于雷狮的蓝色眼睛。

  ä¹‹åŽï¼Œä¸–界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TBC.

其他作品QAQ

其实安哥这样是有原因哒,但是回忆实在是来不及肝了,连我自己都感觉这篇太短了!(哭泣)下篇会把回忆也一起放出来。感觉这篇雷总好像没什么戏份呀.....(小声bb)

文笔不是很好,正在修炼中.....请多多包涵!(鞠躬)

算是勉强赶上了安哥的生贺,祝全世界最好的安哥生日快乐!!!

祝世界上最好的安哥生日快乐!!!

等会就看我今天能不能努力肝个新坑出来|・ω・`)

不行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老师们真的都很会起名字了哈哈哈哈谁来拯救一下我的笑点

【雷安】深夜故事

相思兔的其他作品w

——

不知道会是谁,又会是在哪个夜晚,看到这个虽不够波澜壮阔,也不够撕心裂肺,但却是最为真实的深夜故事呢?

<<

 ä¹ ä¹ å¾®é£Žæ²¿ç€çª—缝溜进了教室,吹动了雷狮额前的碎发,蓝黑色的发丝挠着他的脸,身前人却聚精会神地未动半分。

 

 ä¸€æŠ¹å’Œç…¦çš„阳光撒在了安迷修的本子上,不偏不倚地映上了他的画。画中少年的侧颜俊朗,棱角未收,眉宇间还犹存一缕桀骜。可这丝毫没有阻挡住他貌美的容颜,天生上翘的桃花眼似乎能够易如反掌地勾走你的魂。凡是见过之人都定会啧啧称叹这天骄之子的风流容貌,如同获得了天使的青睐。不,应该说是恶魔的精雕玉琢。

 

 å®‰è¿·ä¿®å·å·åœ°æç»˜ç€åŒæ¡Œäººçš„一分一毫,就如同这份爱一般,小心翼翼地像含在嘴中的糖。却殊不知,这糖,终是要化了的。

 

 å°±ä¸èƒ½æŠŠç³–吐出来么?也许有人会这么问。

 

 â€”—可是初尝糖果的甜蜜滋味,哪有这么容易割舍呢?

 

 

 

Title:《雷安》

Cp:雷狮x安迷修

Type:第三人称/学pa/年下

Pay aytentionto:有我流雷安

 

 

 

“你看,安迷修。

 

你在躲我。”

 

 

 

 

——

 å®‰è¿·ä¿®æ‹–着喝的酩酊大醉的雷狮三步并作两步,快速地离开了这个吵闹的酒吧。他拖着雷狮在酒吧的各个大大小小的门口之中轻门熟路地穿梭。

 

 å¤–套上别着的三条杠流丹异然,蓝白的校服极为淡雅,像是不属于这个昏暗的世界。五颜六色的光胡乱地撒在了安迷修的脸上,粗略地映出了他整张脸的轮廓。干净的少年眉宇清秀,与这整个酒吧都分外格格不入。

 

 å·²ä¸çŸ¥é“是多少次了,安迷修想,像这样麻木地把雷狮拖回去的日子,又还剩几天呢…

 

 

 ä»–用力甩了甩头,使自己不再去想这些悲观的事,迫使自己将注意力放到雷狮的身上。碧绿双眸里的那潭碧波荡漾着泛起涟漪,倒映出了他熟睡的身影。

 

 åƒæ˜¯è¶ç€ä»–还在半醉半醒之间迷迷糊糊,安迷修毫不客气地打量着他。如同要把这些年缺失的注视都补回来。

 

 â€”—上天还真是不公平啊。他不禁感叹着。雷狮从小到大都长着这么一张很占便宜的脸,大人见了会退步三分,孩童见了会心生畏惧。哪像极了他,大小琐事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来找他帮忙,可偏偏他还不会拒绝。

 

 â€œä½ å¯çœŸæ˜¯é•¿äº†ä¸€å¼ â€˜å¥½äººè„¸â€™ï¼Œä»€ä¹ˆäº‹éƒ½å¾€ä½ èº«ä¸Šå †ã€‚”雷狮曾为此狠狠地嘲笑过安迷修。其实这么一想,他说的也分毫不差,还真是被他预言准了。

 

 å®‰è¿·ä¿®çœ‹ç€é›·ç‹®è¶Šæƒ³è¶Šå…¥è¿·ï¼Œç¥žå·®é¬¼ä½¿åœ°ï¼Œå¦‚蜻蜓点水一般在他的薄唇上烙下了一个吻。像是初生的天使颤抖着洁白无瑕的双翼,小心翼翼地亲吻着挚爱之人,一举一动稚嫩而又庄重。

 

 è¦æ˜¯ä»–醒来发现了的话,肯定会好好地嘲笑我一番的吧。安迷修有些自嘲地思忖着。

 

 ä»–望着雷狮,决定把这份持续了三年的感情压抑于心底。

 

 å°±å½“是今天放纵一回吧。

 

 

 

 

 

——

 çˆ±è¿™ç§ä¸œè¥¿ï¼Œå®‰è¿·ä¿®ä»Žæ¥å°±æœªæŽ¥è§¦è¿‡ã€‚它像是父亲的拥抱,母亲的安慰,普遍而又无形地存在于人们心中。可偏偏对于安迷修来说又是那么难以触及,似天边美不胜收的云彩,离他足足有个十万八千里。

 

 å°å°çš„安迷修牵着院长大大的手,两只水灵的大眼睛眨巴着望向了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大街,翠绿的双眸渐渐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

 

 ä»–懵懵懂懂地问着院长爱是什么。

 

 â€˜çˆ±å•Šâ€¦â€™é™¢é•¿å’Œè”¼åœ°ç¬‘着,眼角的皱纹堆在了一起,皱巴巴的,像是不懂事的孩童留下的稚嫩涂鸦。

 

 â€˜å°±å¥½åƒæ˜¯çªç„¶æœ‰äº†ä¸å¯è§¦ç¢°çš„软肋,也突然有了义无反顾的铠甲。’

 

 â€˜å¬æ‡‚了吗?不过安安肯定还是没懂吧,没有关系哦,以后总有一天安安会明白的。’

 

 å°å®‰è¿·ä¿®ä¼¼æ‡‚非懂地点了点头,汗津津的小手将院长的手抓得更紧了。

 

 

 

 

 

 å®‰è¿·ä¿®æ˜¯è¢«ä¸€å¯¹å…¬åŠ¡å‘˜å¤«å¦‡é¢†å…»èµ°çš„。这对夫妇平常工作很忙,三天两头见不着面,但安迷修总算是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â€œå¯„人篱下”最怕的就是麻烦别人,所以安迷修一直很懂事,能不麻烦他们的也尽量不去麻烦,所有的事情自己都一一抗下来。

 

 ä½†ä¸ä¹…之后,出人意料的,被判定为受孕率极低的夫人怀上了一个孩子,怀胎九月悉心照料之后便顺顺利利地生了下来。

 

 ç©¿è¿‡é—¨ç¼ï¼Œå¤–面的欢声笑语溜进了安迷修黑白的房间,他终于禁不住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透过半开着的门缝望去。

 

 æœ›ç€ä»–们怀抱着孩子时的神情,温柔的眼神,关切的注视,年幼的安迷修在那一刻便明白了真正的“爱”究竟是什么。

 

 é‚£çœŸçš„是他耗尽一辈子都所无法拥有的。

 

 

 

 

——

 å®‰è¿·ä¿®ä¸€ä¸ªäººèº²åœ¨å¤©å°ä¸Šï¼Œæ„Ÿå—着烟从口腔窜至鼻鼻翼,烟烧火燎地灼痛着每一处地方。但稚嫩的他还是未适应这突如其来的烟雾感,刚吸上一口又不适应地开始咳嗽。

 

 ä»–回想着平日里雷狮抽烟时的动作,笨拙地东施效颦,手中已经点燃的烟又因为太过于心急,手一抖,便一不小心掉落到了地上。

 

 å®‰è¿·ä¿®æ™ƒäº†æ™ƒèº«å­åˆšæƒ³æŠŠä»–捡起,身前却显现出了一个阴沉的黑影将他笼在了其中,一只脚横空出世,狠狠地踩在了上面。

 

 ä»–已是有些自暴自弃,颓废地抬起了眼帘,冰冷的绿潭不着涟漪地望了过去。

 

 æ˜¯ä»–啊。

 

 é›·ç‹®å‹¾äººçš„桃花眸居高临下得望着,在阴阴黑影中浅浅地泛出了湛紫的光,如同黑夜中魅魔人心的灯塔,

 

 â€œå“Ÿï¼Œå±…然是大名鼎鼎的三好学生安迷修?”

 

 ä»–的脚继而又狠狠地碾了两下地上的烟头,烟头已是不堪重负地被碾出了褐绿色的芯。

 

 â€œæ€Žä¹ˆï¼Ÿæƒ³æŠ½çƒŸï¼Ÿâ€

 

 â€œæˆ‘来教你啊。”

 

 é›·ç‹®ä¿¯ä¸‹èº«å»äº†ä¸ŠåŽ»ã€‚他的吻一半霸道一半温柔,还有些责怪的火气。他用自己的舌尖撬开安迷修的最后一道防线,毫不留情地在他的嘴里推动着,似是要把这些残存的烟味卷个干净。

 

 å®‰è¿·ä¿®çå¤§ç€åŒçœ¸ï¼Œä¸å¯ç½®ä¿¡åœ°çœ‹ç€èº«å‰ä¹‹äººï¼Œå‘†å‘†åœ°ä¸€æ—¶è¿žåæŠ—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ä¸€é˜µå¤æ—¥çš„风吹过,拂过了被雷狮带上来的,此刻却被丢在一旁的本子。本子被调皮的风吹得翻过了页,却正巧翻到了安迷修画画的那张。

 

 çº¸ä¸Šæ˜¯ä»–偷偷描绘的,雷狮的轮廓。

 

 

 

 

——

 æ˜Žæ˜Žæ˜¯æ˜æ˜æ²‰æ²‰çš„清晨,公告栏前却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片像是吞噬万物的野兽,将安迷修的话语全部咽进肚里。

 

 å®‰è¿·ä¿®è‡ªçŸ¥ä¸å¯¹åŠ²ï¼Œå¿ƒä¸ç”±è‡ªä¸»åœ°æäº†èµ·æ¥ï¼Œç °ç °çš„心跳就像是有什么人拿着尖细的针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他的心。

 

 ä»–寸步难行,一边道着歉一边向里挤去,艰难地挤到了公告栏前,映入眼帘的,却是他最最始料未及的消息——

 

 æ˜¯ä¸€å¼ ä»–和雷狮在天台上亲吻的照片。

 

 

 ä¸€å®šæ˜¯é‚£æ—¶æ‹çš„。

 

 å®‰è¿·ä¿®è„¸è‰²æƒ¨ç™½å¾—毫无血色,呆滞地立在人群中任凭人来人往的人群挤压。汹涌的人群此时却未推动他分毫,他如同木桩一般伫立着。直到人群中爆发出了不满的抱怨:

 

 â€œæ€Žä¹ˆå µç€å‘€ï¼â€

 

 â€œæ˜¯å‰é¢çš„人不动。”

 

 â€œä½ çœ‹ï¼ä»–不就是照片上的人吗?”

 

 åŽŸæœ¬åµæ‚的人群在这句叫喊声中沸腾了起来,人们好奇,嘲笑,冷漠的目光一下不落地砸在了安迷修的身上,刺痛得像是玻璃渣扎进柔软的心底。他不堪重负地仓惶逃脱。

 

 äººç¾¤ä¹‹å¤–的雷狮看到了,他的手指,在发抖。

 

 

 

 

——

 é›·ç‹®çš„背景在学校里可是出了名的,凭着他在校中的势力,轻轻松松地就找到了把照片贴在公告栏的人。是一个因为被安迷修记过处分而怀恨在心的差生。这种人在学校里没钱没地位,雷狮轻而易举地教训了他一顿。

 

 æƒ³èµ·å½“时安迷修在公告栏前面色苍白地发着抖,雷狮又狠狠地打上了两拳,恨不得把他受的那些委屈一点不差地加倍奉还回来。

 

 è¦ä¸æ˜¯ä¸€æ—æœ‰å¡ç±³å°”劝着雷狮怀疑自己会不会真的杀红了眼。

 

 â€”—可问题的回答却是一张鲜红的校级处分单。

 

  

 

 

 

 å½“安迷修匆忙跑入办公室时,雷狮正在接受思想教育。少年桀骜地抬高着自己的脑袋,漫不经心地听着,直至安迷修进来之前才微微低下眼帘望了过去。自始自终就没正眼看过老师一次。

 

 è€å¸ˆè§å¯¹é›·ç‹®æ•™å”†è‚¯å®šæ— æœ›ï¼Œæ‹›äº†æ‹›æ‰‹è®©å®‰è¿·ä¿®è¿‡æ¥ã€‚

 

 â€œå°å®‰å•Šâ€¦â€

 

 â€œä½ ä»¬ä¿©åœ¨ä¸€èµ·ï¼Œæˆ‘不反对,但不要造出太大的影响。”

 

 ä»–把那张被撕下的照片从桌上拿起,递到了安迷修的手里,

 

 â€œå”‰ï¼Œä¸è¿‡ä¸‹æ¬¡å†æƒ¹å‡ºè¿™æ ·çš„事情就必须得叫家长来一趟了…”

 

 å®‰è¿·ä¿®çš„头低得很低,低到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露出了一双禁闭的唇。他的手不自主地将照片揉成了一个纸球,在手心里捏地死死的。

 

 

 

 

 â€œé›·ç‹®ï¼Œä½ èƒ½ä¸èƒ½ä¸è¦è¿™ä¹ˆå¼ æ‰¬ï¼Ÿâ€å®‰è¿·ä¿®å‡ºäº†åŠžå…¬å®¤ï¼Œè¯è¯­é—´çŠ¹å¸¦ç€ä¸€ç‚¹ç«æ°”。

 

 â€œå¼ æ‰¬ï¼Ÿâ€é›·ç‹®çœ‹ç€å®‰è¿·ä¿®ï¼Œç›®å…‰åšå®šè€Œåˆç‚½çƒ­ï¼Œâ€œæˆ‘只是替我的爱人教训了一顿欺负他的人,有错吗?”

 

 é›·ç‹®åœ¨æ— äººçš„走廊里拉起了安迷修冰冷的手,

 

 â€œå†è¯´äº†ï¼Œæˆ‘们本来就在一起了,为什么不能让他们知道?”

 

 å®‰è¿·ä¿®æ²¡æœ‰æ‹’绝亦没有迎合,他垂下眼帘,避开了雷狮坚定到让人内疚的视线,

 

  

 æ²‰é»˜ã€‚

 

 

 

 

 

——

 å¯‚静的教室中安迷修的喘息声分外鲜明,一阵一阵地刺激着雷狮的手向更内部探去。安迷修半迎半就地推开雷狮,

 

“不要…”

 

他身为优等生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在教室之中干出这些事情。

 

 å¯é›·ç‹®ä¸æ„¿ï¼Œä»–是横行奡桀的暴君,独断专治的暴主。他继而又暧昧地用带有茧子的手指缓缓地在安迷修腰部摩擦,换来他身体上更为热烈地迎合。如果不是雷狮的膝盖夹在安迷修两腿之间撑着,雷狮怀疑安迷修都要软得爬下去了。

 

 â€œä½ åˆšåˆšå¯¹é‚£ä¸ªäººç¬‘得很开心,嗯?那么灿烂?”

 

 å¯æ˜¯å®‰è¿·ä¿®åªæ˜¯ä¹ æƒ¯äº†æ¸©æŸ”,习惯了对别人温柔。即使这个世界并没有温柔以报。

 

 é›·ç‹®å°†å”‡æ„ˆé æ„ˆè¿‘,炽热的呼吸打在了安迷修红透了的脖子上。

 

 å®‰è¿·ä¿®ä¸‹æ„è¯†åœ°å°†èº«ä½“向后仰了仰。

 

 â€œä½ çœ‹ï¼Œå®‰è¿·ä¿®ã€‚

 

    ä½ åœ¨èº²æˆ‘。”

     

     

     

     

     

    â€”—

    ä¸€ä¸ªæœˆäº†ã€‚自从雷狮和安迷修说上最后一句话起,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转眼已是过去了一个月。

  ä»–们没有什么真正的大吵大闹。只是不合适。

     

 èŒä½ï¼Œæ—¶é—´ï¼Œæ´»åŠ¨åœºæ‰€ï¼Œåœˆå­ï¼Œä»¥åŠæœªæ¥çš„理想,都不合适。

 

 è¿™åœºå†·æˆ˜æŒç»­äº†å¾ˆä¹…,安迷修也自那时起一直迷茫着。他们,真的该在一起吗?

 

 ä»–和雷狮很久没说过话了。他想,他也想不出理由再去找雷狮搭话。

 

 æ ¡å‹ï¼ŸåŒå­¦ï¼Ÿæœ‹å‹ï¼Ÿäº¦æˆ–是……

 

 å¯ç¬‘。

 

 ä¹Ÿè®¸ä»–们之间本该如此冷漠。

 

 

 

 

 

——

 â€œä½ çœ‹çœ‹ä½ ï¼â€å¤§è¡—上传出了一声刺耳的叫骂,划破原本宁静的天际。“你这都是些什么!你就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äº‹æ•…者低着头,不断地道着歉。雷狮看到有两滴晶莹剔透的泪从他暂白的面颊上划过。滴落在了被撕得支离破碎的画纸上。

 

 çƒ­è¡€æ¾Žæ¹ƒçš„少年终是看不过去这场闹剧——因为他的耳膜都快被撕裂了。

 

 â€œéº»çƒ¦è¯·æ‚¨å°Šé‡ä»–。”他过去护住了那个单薄的身影。

 

 èº«åŽçš„安迷修抬起眼帘,仿佛看见了他第一次见到雷狮的那一刻。芸芸众生中,安迷修拨开重重人群。在某个灯火阑珊的角落,雷狮正看着安迷修。他太不像这些人们了,没有动作,没有随波逐流,亦没有话语。有的只是凝视。

 

 ä¹Ÿæ˜¯è¿™ï¼Œè®©å®‰è¿·ä¿®å´ä¿¡äº†ã€‚嗯,就是他了。

 

 

 

 

 

    â€œä½ çœŸä¸çŸ¥é“那是我?”安迷修跟在雷狮身后质问着。因为人潮过于喧嚣他还提高了音量,生怕他的质问被这涌动的人潮吞进肚里。

     

     â€œçœŸä¸çŸ¥é“。”他答道。

     

     â€œæˆ‘只是觉得太吵了。”雷狮想了想,又添了一句。

 

 

     â€œå“¦ã€‚”安迷修也不追问了,“其实吧,我那时候就是因为这个而抽烟的。”

  â€œç„¶åŽå°±è¢«æˆ‘发现了。”雷狮顺理成章地接了下去。

  å®‰è¿·ä¿®å—¤ç¬‘出了声。他蓦然开了口:“雷狮,

  æˆ‘们回到从前吧。”

  é›·ç‹®ä¼¸å‡ºäº†ä»–的手,在拥挤的人群中伸向安迷修的方向:“那么,你愿意在大街上牵起我的手吗?”

  ä»–见安迷修有些发愣,接着说道:“不想牵也不会强求。”

     

  å®‰è¿·ä¿®è¸®èµ·è„šå°–,在这个热闹的大街上,小心翼翼地亲上了雷狮的脸颊。他想明白了,为了雷狮,他可以无惧风雨,一往无前。

  â€œçŽ°åœ¨ä½ æ˜Žç™½æˆ‘的心意了吗,恶党?”

 

  â€œâ€¦â€

  â€œæ²¡æ˜Žç™½ï¼Œè¿˜è¦å†æ„Ÿå—感受。”说着雷狮又脸不红心不跳地扬起了他的脸,指名道姓要安迷修再亲一次。

  â€œæ»šï¼â€




——

  â€œä½ åœ¨ç”»ä»€ä¹ˆï¼Ÿâ€åŒæ¡Œäººä¸€æ‰‹æ’‘着自己的头,望向了他的画。

  â€œæˆ‘们的故事。”安迷修一边动着手中的笔,一边答到。

  â€œé‚£å®ƒæœ‰åå­—吗?”

  â€œæœ‰ã€‚”安迷修停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望着雷狮。他们的眼里清澈地映出了对方的影子。

  ç¢§ç»¿å’Œæ¹›ç´«ç›¸ç¨‹è¾‰æ˜ ï¼Œæ— ä¸æ— ç¼åœ°äº¤åˆåœ¨äº†ä¸€èµ·ï¼Œä»–们的眼里,是余生相度的伴侣。坚定而又炽热的目光坚定地望向了彼此。

  â€”—“《雷安。》”

                         fin.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如果喜欢就请点击红心蓝手,会继续努力哒!

感谢大家的阅读!

那是一个十来岁瘦骨伶仃的孩童,却长得美眉目清秀,特别是那双翠绿的眼睛,闪动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光芒。他拖着拖鞋,一件不合身的军大衣垂到膝前。
他长得不高,手臂那么细小,颧骨凸出,十个指头像一束枯竹枝,好似一折就会折断,因为他十分消瘦,所以看起来他的身子轻飘飘的。
他站在血淋淋的尸体面前,没有害怕,亦没有哭泣,只是牵着警察的大手,静静地望着。

雷狮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孩童,此时竟有些头脑发热的冲动。他破例亲自向前去询问紫堂幻。

“这次案件的受害者是这孩子的父母?”
“是的。”

“姓名?”
“安迷修。”

“送去福利院?”
“看上去只能送去那里了。”

“不用了。”
雷狮清了清嗓子,继而说出了让整个团队的为之震惊的话,

“我来收养。”

只是雷狮没有想到,他这个冲动一时的决定,竟改变了他的一生。